山东在线生活 文化正文

虐文小说《首席宠妻:总裁老公痴痴缠》全文在线阅读

2018/5/17 12:29:40   来源:互联网

今日资讯小说【首席宠妻:总裁老公痴痴缠】是一本优质的都市言情小说

  现已收录在【三六九小说】回复96,即可阅读

简介:她被他强迫,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,但是她还是嫁了。他的手,温热而又干燥。她的手,冰冷却又柔弱。没有想到,一场巨大的阴谋等着她,她该何去何从?心死了,这个男人,我不要了。

楔子 缘起缘灭缘随缘

奢华的洛家别墅中,水晶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泽,黑色的真皮沙发上,男人和女人交叠在一起。

男人的外套和女人的高跟鞋丢旁边,粗chuan生和娇吟声相互交织。

楼梯上,响起一个细碎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个大肚翩翩,身着米色小碎花裙子的女人,扶着楼梯走了下来。

女人叫做路安南,是这个屋子的女主人。

她扶着楼梯的手,逐渐露出青白的筋骨,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。

她抿唇,看着沙发上鬼混的男女,臃肿的身体,瑟瑟发抖。

“洛总……”沙发上的女子用下巴,点了点楼梯上的路安南,推了推依旧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。

男人这才抬头,看了一眼楼梯上的女子,他不耐烦的皱起,从女人身上起身,“真扫兴!”

女子娇笑着,捡起地上黑色的内裤,坐在那里开始穿了起来。

男人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路安南脸色煞白,身体不住颤抖。

她肚子里面,怀着的是他的孩子,他怎么可以,也怎么敢?

“洛司深,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路安南哭了起来,她挺着圆滚滚的肚子,跑下楼梯然后来到男子身边,扬手想要打。

她的手被旁边的女子抓住,女子冷漠的看着她,扬手,反倒是给她一个耳光。

她被打懵在那里,眼眸中的泪水,欲落不落。

她怔怔的看着已经穿好礼服的女子。她认识她,一个三线的小明星,跟自己的老公鬼混已经有段时间了。

“看什么?嫌打的不够吗?”女子冷哼,松开了路安南的手。

路安南咆哮着,上前想要厮打,却被身后的男子一把抓住。

他拽着她的头发,狠狠的将她掼在沙发上。

女子见她敢还手,上前抱住她的头,狠狠的朝着一边摔去。

“嘭”一声,路安南的头撞在了沙发里,镶满钻石的手机上。

她睁着眼睛,怔怔的看着一切,看着楼顶,那奢华的水晶吊灯。

鲜血,从她额头边流了出来,她睁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只是从始至终,她的双手,都捂着自己的腹部,想要保护肚子中的小生命。

洛司深看着沙发上,不再动弹的路安南,回头瞪着女子,“你疯了吗?她爸爸是上市公司路氏总裁,连我看见她爸爸,都必须恭敬几分,你竟然杀了她?”

女子抿唇上前,试探了一下路安南的鼻息,果然,死了……

这么不经打?

“现在怎么办?要是让路照亚知道,你杀了她女儿,我们俩个都是吃不了兜着走!”洛司深怒吼着,紧张的看着沙发上已经没有了鼻息的女子。

“她,她生了……”女子紧张的看着路安南,指着从路安南下身,掉下来的那个红彤彤的东西。

洛司深上前,喘息着,抱起孩子。他咬牙,干脆,一不做,二不休,连这个孩子一起……

女子却一把阻止了他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这个孩子不能留,若是被路照亚知道……”洛司深抱着小婴儿的手,有些发抖。

婴儿的脐带没有剪,此刻正在“哇哇”大哭。

“谁说不能留?”女子漂亮的脸上,挤出一个狰狞的笑意,“不就是一个路安南吗?从此以后,我就是路安南!”

洛司深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子,女子冷声,“立刻安排我去韩国,找最好的整容医生,从此以后,我就是路安南!而她……”

女子低头,看了一眼怀中五官精致的女婴,微微一笑,涂寇指甲抚摸上婴儿的五官,“她就是我的女儿!”

(二十年后)

何凌薇的生日宴,算的上是T市名门望族的聚会了,T市所有的公子名媛,全部在这一天聚齐。

站在天台上,洛兮凡手中拿着高脚杯,杯中是红色的液体。

她晃动着酒杯,有些不适应这里的交际场面。

她虽然是洛氏的大小姐,可是不经常出来应酬,那个家里,父亲不像父亲,母亲更是不像母亲。

她站在那里,背影有些落寞。

何凌薇从身后一只手抱住了她,满嘴酒气,“凡凡,你怎么不出去玩?刚刚费子画跟我求婚了……”

“是吗?恭喜你!”洛兮凡转身,手中的杯子跟何凌薇手中的杯子,碰了碰。

“嘻嘻,可惜他的求婚被我当众拒绝了!”何凌薇歪着脑袋微笑,模样调皮。

洛兮凡抿唇,脸颊上露出一个绚烂的梨涡,“你不是很喜欢他吗?为什么要拒绝?”

她真不明白,何凌薇跟费子画的爱恋模式。

费子画在外面有不同的女人,何凌薇每天就忙着捉奸,当费子画不去找别的女人,每天缠着何凌薇的时候,何凌薇又不胜其烦。

两人这样你追我赶,已经很多年了,是圈子里出名的欢喜冤家。

“哼,费子画那个混蛋,从来都没有跟过我说过他爱我,我为什么要嫁给他?”何凌薇鼓嘴,不满的道。

洛兮凡只是微笑着摇头。

何凌薇放下酒杯,再一次缠上洛兮凡,“我告诉你,今天冷季覃也来了。他可是冷氏总裁,官二代富二代的光环集于一身,T市所有的上流人员都要仰他的鼻息……”

洛兮凡摇头,“我就不出去凑这个热闹了,你看看你,裙子都脏了……”

何凌薇低头,看着自己礼服上的一块酒渍,憨厚一笑,“我去换件衣服,你在这里等我!”

“好!”洛兮凡笑着点头。

何凌薇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,也是她唯一的朋友。

她放下酒杯,打算离开这个天台。

虽然不喜欢这些交际场所,但是总的露个面,跟长辈们打声招呼。

她刚想穿过何家的花房,却迎面走来一个男人。

男人身形高大,一身黑色的西装,将他修长挺拔的身体,包裹的优雅唯美。

她微微一怔,自然认识这位T市的名人。

何凌薇口中的,富二代官二代光环集于一身的男人,冷季覃。

她微微点头致意,打算从他身边走过。

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她嗅见了一股淡淡的酒意,她的手被他一把抓住。

楔子 缘起缘灭缘随缘

奢华的洛家别墅中,水晶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泽,黑色的真皮沙发上,男人和女人交叠在一起。

男人的外套和女人的高跟鞋丢旁边,粗chuan生和娇吟声相互交织。

楼梯上,响起一个细碎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个大肚翩翩,身着米色小碎花裙子的女人,扶着楼梯走了下来。

女人叫做路安南,是这个屋子的女主人。

她扶着楼梯的手,逐渐露出青白的筋骨,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。

她抿唇,看着沙发上鬼混的男女,臃肿的身体,瑟瑟发抖。

“洛总……”沙发上的女子用下巴,点了点楼梯上的路安南,推了推依旧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。

男人这才抬头,看了一眼楼梯上的女子,他不耐烦的皱起,从女人身上起身,“真扫兴!”

女子娇笑着,捡起地上黑色的内裤,坐在那里开始穿了起来。

男人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路安南脸色煞白,身体不住颤抖。

她肚子里面,怀着的是他的孩子,他怎么可以,也怎么敢?

“洛司深,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路安南哭了起来,她挺着圆滚滚的肚子,跑下楼梯然后来到男子身边,扬手想要打。

她的手被旁边的女子抓住,女子冷漠的看着她,扬手,反倒是给她一个耳光。

她被打懵在那里,眼眸中的泪水,欲落不落。

她怔怔的看着已经穿好礼服的女子。她认识她,一个三线的小明星,跟自己的老公鬼混已经有段时间了。

“看什么?嫌打的不够吗?”女子冷哼,松开了路安南的手。

路安南咆哮着,上前想要厮打,却被身后的男子一把抓住。

他拽着她的头发,狠狠的将她掼在沙发上。

女子见她敢还手,上前抱住她的头,狠狠的朝着一边摔去。

“嘭”一声,路安南的头撞在了沙发里,镶满钻石的手机上。

她睁着眼睛,怔怔的看着一切,看着楼顶,那奢华的水晶吊灯。

鲜血,从她额头边流了出来,她睁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只是从始至终,她的双手,都捂着自己的腹部,想要保护肚子中的小生命。

洛司深看着沙发上,不再动弹的路安南,回头瞪着女子,“你疯了吗?她爸爸是上市公司路氏总裁,连我看见她爸爸,都必须恭敬几分,你竟然杀了她?”

女子抿唇上前,试探了一下路安南的鼻息,果然,死了……

这么不经打?

“现在怎么办?要是让路照亚知道,你杀了她女儿,我们俩个都是吃不了兜着走!”洛司深怒吼着,紧张的看着沙发上已经没有了鼻息的女子。

“她,她生了……”女子紧张的看着路安南,指着从路安南下身,掉下来的那个红彤彤的东西。

洛司深上前,喘息着,抱起孩子。他咬牙,干脆,一不做,二不休,连这个孩子一起……

女子却一把阻止了他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这个孩子不能留,若是被路照亚知道……”洛司深抱着小婴儿的手,有些发抖。

婴儿的脐带没有剪,此刻正在“哇哇”大哭。

“谁说不能留?”女子漂亮的脸上,挤出一个狰狞的笑意,“不就是一个路安南吗?从此以后,我就是路安南!”

洛司深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子,女子冷声,“立刻安排我去韩国,找最好的整容医生,从此以后,我就是路安南!而她……”

女子低头,看了一眼怀中五官精致的女婴,微微一笑,涂寇指甲抚摸上婴儿的五官,“她就是我的女儿!”

(二十年后)

何凌薇的生日宴,算的上是T市名门望族的聚会了,T市所有的公子名媛,全部在这一天聚齐。

站在天台上,洛兮凡手中拿着高脚杯,杯中是红色的液体。

她晃动着酒杯,有些不适应这里的交际场面。

她虽然是洛氏的大小姐,可是不经常出来应酬,那个家里,父亲不像父亲,母亲更是不像母亲。

她站在那里,背影有些落寞。

何凌薇从身后一只手抱住了她,满嘴酒气,“凡凡,你怎么不出去玩?刚刚费子画跟我求婚了……”

“是吗?恭喜你!”洛兮凡转身,手中的杯子跟何凌薇手中的杯子,碰了碰。

“嘻嘻,可惜他的求婚被我当众拒绝了!”何凌薇歪着脑袋微笑,模样调皮。

洛兮凡抿唇,脸颊上露出一个绚烂的梨涡,“你不是很喜欢他吗?为什么要拒绝?”

她真不明白,何凌薇跟费子画的爱恋模式。

费子画在外面有不同的女人,何凌薇每天就忙着捉奸,当费子画不去找别的女人,每天缠着何凌薇的时候,何凌薇又不胜其烦。

两人这样你追我赶,已经很多年了,是圈子里出名的欢喜冤家。

“哼,费子画那个混蛋,从来都没有跟过我说过他爱我,我为什么要嫁给他?”何凌薇鼓嘴,不满的道。

洛兮凡只是微笑着摇头。

何凌薇放下酒杯,再一次缠上洛兮凡,“我告诉你,今天冷季覃也来了。他可是冷氏总裁,官二代富二代的光环集于一身,T市所有的上流人员都要仰他的鼻息……”

洛兮凡摇头,“我就不出去凑这个热闹了,你看看你,裙子都脏了……”

何凌薇低头,看着自己礼服上的一块酒渍,憨厚一笑,“我去换件衣服,你在这里等我!”

“好!”洛兮凡笑着点头。

何凌薇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,也是她唯一的朋友。

她放下酒杯,打算离开这个天台。

虽然不喜欢这些交际场所,但是总的露个面,跟长辈们打声招呼。

她刚想穿过何家的花房,却迎面走来一个男人。

男人身形高大,一身黑色的西装,将他修长挺拔的身体,包裹的优雅唯美。

她微微一怔,自然认识这位T市的名人。

何凌薇口中的,富二代官二代光环集于一身的男人,冷季覃。

她微微点头致意,打算从他身边走过。

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她嗅见了一股淡淡的酒意,她的手被他一把抓住。

看全文阅读现已收录在【三六九小说】这个威丨芯丨G丨众丨号,回复96,即可阅读

责任编辑:15766600770

相关阅读

山东在线 Copylift © 2017 theshandong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